设为首页 / 添加收藏 / 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文明牟法人

【文明牟法人】 我们,在路上

  发布时间:2019-08-02 15:42:58


    凯鲁亚克曾不无感慨地说:“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不过没关系,道路就是生活。在路上,我们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”读到这里,我忽然想起自己执行过的一个案子,同样是在路上,同样令人热泪盈眶。

    时光拨回到2019年1月9日的下午2点,天上飘着小雪,气温已经零下三度。接申请人线索,我、小马哥和辉辉,驱车前往130公里外的临颍县某村寻找被执行人潘某、赵某。路上,气象台发来暴雪黄色预警,我与同事玩笑道:“古有李愬风雪下蔡州,今有中牟执行风雪抓老赖。李愬开了元和中兴,咱们基本解决执行难。”小马哥说:“洋洋就喜欢整些有的没的,装装文化人,不过,话说回来,你们感觉能抓住老赖不?”辉辉说:“那必须的。”我没有回答,因为我心里也没谱,“老赖”毕竟是“老赖”,更何况我们要客场作战,形势相当不利。

    一个半小时后,我们到达目的地。我让申请人先去找潘某和赵某,我们则埋伏在附近,以免打草惊蛇。十分钟后,申请人称未找到二人。听到这个消息,辉辉小声说了句:“又抓瞎了。”我有些失落,执行工作就是这样,风尘仆仆却经常扑空。小马哥说:“那咱去被执行人家中发个传票吧。”刚到潘某家门口,申请人忽然指着不远处一个人说:“哎,潘某!”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我们亮明身份后,将潘某带到村委会,进行下一步询问。整个过程都很顺利,潘某看起来也比较通情理。然而后面的事情却告诉我,我还是太轻敌。

    来到村委,我问潘某能否履行生效判决。潘某称没钱,如要履行,也要找到赵某一起履行。我告知他,他与赵某是连带责任,申请人有权要求任何一名被执行人履行全部义务。听罢,潘某忽然激动起来,加上又在自己家乡,竟然边百度边给我们“普法”,进而说我们执法不公,非让他一人出钱,肯定是申请人给了我们什么好处,他故意大声引来村民围观。

    眼看天色渐晚,雪越下越大,鉴于已无法与潘某正常沟通,此时我示意小马哥、辉辉将潘某强制带离。即将把潘某带上警车时,潘某却称其不能核实我们的身份,要求报警。我说可以,就让他打电话报警。这是此次执行中我犯的第二个错误,没能抓住时机,丧失了主动权。

    此时,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,局势对我们越来越不利。而潘某仗着人多势众,开始挑拨村民和法院的关系,围观村民七嘴八舌,场面愈加混乱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再次亮明身份并当众宣读了生效判决,逐一向村民解释判项含义。同时向村民说明判决书已生效半年潘某仍未履行的事实,希望乡亲们能够理解法院工作。然而,没有电影里的欢呼叫好,村民们情绪也渐渐激动。此时,我才体悟到法条的苍白与司法实践的艰辛,更感佩霍姆斯大法官的那句名言——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实践。

    在这个过程中,我向局领导汇报了现场情况。领导叮嘱我们安全第一,局里已启动应急预案,随时待命,准备支援。是对法律的信仰,是有法院这个坚强的组织作后盾,是小马哥和辉辉这两位退伍的老兵站在身边,我才有勇气和信心面对嚣张的老赖与不明真相的村民,尽管他们不理解我的工作实际上是在维护他们每一个人的权利。

    看到村民不理解,我决定冷处理,我们都不再接潘某的话。嘀嗒嘀嗒,到了晚饭时间,围观的村民慢慢散了。我暗示小马哥和辉辉,准备强制带人。这时潘某的哥哥看出形势对他们不利,开始用缓和的语气与我们商量履行的事情,同意出一半的钱,剩余一半,由他负责带我们找到另外一个被执行人赵某。如果找不到,他愿意替潘某担保,将剩余的一半钱支付给申请人。

    鉴于是在异地,又能先拿到一半的执行款,是一个比较保险的方案。我与小马哥、辉辉说:“今天既然干了,就干到底,今天可能要通宵作战了。”他们说:“洋哥,没问题,咱们今天就和‘老赖’比比,看谁更狠!”于是,在拿到“老赖”的哥哥代交的一半执行款后,我们驱车前往漯河市区寻找赵某。

    同时,我们主动要求申请人随行,见证执行。申请人在路上给我打了个电话说:“张法官,即使今天拿不到钱,我也非常感谢你们执行局,为了我那点货款如此拼命。”我说:“别客气,生效判决必须履行,我们就是要让法律从白纸黑字变成真金白银。”      

    我想,每一次执行都是法律的一次履诺,只有法律兑现它所承诺的权利,法律才有力量,法院才有权威,正义才能有威严。

    雪依然在下,已是晚上八九点钟,我们赶到了赵某的小区门口。潘某带我们来到赵某的家,进门时我们看到一辆白色SUV停在门口,潘某说这就是赵某的车。但赵某家人告知,赵某并未在家,而且回家时间不定,门口的车坏了,不能开了。但是后来那辆车“告诉”了我们,他的家人一直在说谎。而赵某在得知法院执行的消息后,故意去了朋友家躲藏。

    我们在小区门口买了几个煎饼,凑合吃了。又在附近找了住宿的地方,到宾馆已是晚上11点多,一天的工作告一段落。没找到赵某,我们谁也高兴不起来。这样一个外地案件,来一次不容易,如果这一次不解决问题,不知何时才能有时间再来,眼下就是年关了,不能让老赖舒舒服服过年。我们决定杀个回马枪。

    第二天早上7点,我们又来到赵某家,这次没有看到那辆白色SUV。赵某妻子看到我们很吃惊,我开玩笑说:“车这么快修好了?”赵某妻子尴尬地笑称 4S店拉走修了。小马哥接着询问:“跟你家老头联系上没有?”其妻坚称:“不中啊,打不通。”我就当着他家人的面,拨打了赵某的电话。其实来之前,我们就已通过话,他在电话里又借故拖延履行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我们会这么快又站在他家门口。也许是因为谎言已经无法再圆下去,他无奈地说:“你们来村委吧,我履行还不行吗?”

    就这样,我们又回到那个村子,还没有进村,就看到那辆白色SUV在等我们。赵某很爽快地把剩余的15000元案件款及执行费一起交付了。他无奈地说:“你们法院真够较劲的,本来想着过了年再给。”辉辉打趣道:“这多好,既能过初一,又能过十五了。”赵某嘿嘿一笑说:“也是,猛松一口气啊!”就这样,一个标的额三万元的案件全部执行完毕。看下手机,时间是1月10日上午9点,从1月9日出发算起,共计用时将近19个小时。天晴雪霁,我们的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。

    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执行局发生,我们转战全国各地,脚踏山川河流,甘冒风霜雨雪、酷暑严寒。但我们一直在路上,在执行的路上,在中国法治前进的路上。一路走来有太多不解,也有太多委屈,但我们执行人永远不老,永远年轻,因为我们怀揣一颗司法为民之心,这颗心让我们前赴后继,无所畏惧。我们用脚步丈量生活,将执行过成了自己生命的一种状态。我知道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们也有勇气继续走下去,饱含深情,热泪盈眶。

责任编辑:xj    


关闭窗口


民意沟通信箱:zmxfy@hncourt.gov.cn
Copyright©2019 All right reserved  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  豫ICP备12000402号-1